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“咻!”

    宫商羽从天坠落,一脸懵逼。

    他被秒了!

    元婴没了!惊得他再看绝仙榜,分明就在他手中。

    “诶?”

    他坠落到地上,刚落由亚当斯缓冲接住,竟是等候多时了。

    “你输了。”亚当斯说道。

    宫商羽脸色变换,怒道:“他还是用了绝仙榜!”

    另一头,墨穷也晕乎乎地落下,他心神受损太严重,半空中就昏迷了。

    苟爷接稳他,抱到屋里睡觉去了。

    亚当斯说道:“他可没有用绝仙榜,取你元婴的是蓝白之道,这你们不是早就知道了吗?”

    宫商羽错愕,蓝白之道?是的,他知道,可来了这之后,见那绝仙榜奇妙无比,墨穷又说什么绝仙榜能把人贬谪凡尘,便觉得这才是真正取人道果的东西。

    现在看来,取人道果真的是墨穷自己的神通,有没有绝仙榜,他都能做到,是他自己误会了。

    “诶?那……诶?”宫商羽不善言辞,感觉不对劲,但又不知道如何说。

    他哪知道什么是惯性思维,只觉得对方也没说不用绝仙榜就不能取人道果,这纯粹是他自己想岔了。

    如此要说对方诓骗他,也不对,对方也没骗他什么。

    “我斗法输了,技不如人……我没什么好说的,也不算违抗师命。”宫商羽也不屑于耍赖,只得拱手道。

    亚当斯暗想这老实人啊,笑拉着他手走进庄园。

    这里,宁道文等五个师弟都在这里,脸色苍白。

    看到宫商羽也没了道果,顿时知道他们算是一败涂地了,他们彻底沦为俘虏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……到底要做什么!”宁道文咬牙切齿道。

    苟爷变回壮汉道:“重建秩序!”

    “你们几个交代一下这百年来都做了什么,我好看看谁值得归还元婴……”

    宁道文一怔,随即大喜,元婴还会还他们?这可太好了。

    然而还不等他说什么,就听到苟爷道:“哦对了,你就不要想了,说了谁对凡人动手,谁名字上绝仙榜,你还那么做,若不是墨穷阻拦,你刚才已经杀死不知道多少凡人了。你的元婴我要了,你永绝仙途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!”宁道文大惊,才知道名字上绝仙榜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就相当于进黑名单,道果夺走了不还,永绝仙途!

    其他几人也大惊,急忙说自己没杀过凡人,但苟爷一摆手道:“这么说不算,来,看着我的眼睛。”

    霎时间,一人被苟爷催眠,一五一十地交代这些年的修仙经历。

    “啧啧啧,以十万苍生元气冶炼法宝,你虽然没有亲自动手,但却是你调集了大军杀戮。”

    苟爷拿着小本一边记录,一边说道:“吊销你的修仙资格,永绝仙途,并且终生监禁。下一个!”

    一天下来,苟爷又收获了一大堆情报不说,谁名字该上绝仙榜,他也心里有数了。

    有三人直接或间接导致大量凡人死亡,属于超凡犯罪,予以剥夺修仙资格终生,没收元婴及全部法宝,并终生监禁。

    另外三个,宫商羽是个自闭男,除了清修就是沉醉于音乐,游历山水也是孤身一人,哪怕见证红尘纷争,战火纷飞感悟天心,也只是坐云旁观,未曾去搅动过风雨。虽然之前震晕几百平民,但并没有伤人性命。

    那中年修士也差不多,直接是个老宅男,沉迷修炼,平时也不跟同门师兄弟来往,谁都跟他不熟,倒是从未履足过红尘世俗。

    还有一个倒是经常出入世俗,轻视凡人,不过却也没做过什么,尽管是因为不屑,但倒还自律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墨穷精神饱满地走来,看了看记录。

    这上面有众人交代的所有东西,其中包括一些精妙功法和法术,乃至炼器炼丹之道。

    突然,他瞥见一种拿奇珍异兽血液辅助炼丹的妙术,不禁看得入迷。

    丹书记载,苍生万物皆可炼成丹,生灵元气越旺盛,则以其血为引,丹药的品质越高,且能大大提升出丹率。

    若有非父母孕养,钟天地所生,古往今来唯有一只的奇兽之血为引,可让世间任何一种丹药的炼制成功率为十成。

    可那种生物曾经或许存在,但现在早已绝迹于世。

    “墨穷,开始晋级吧!”苟爷见他看得入迷,提醒道。

    墨穷放下记录,说道:“就这三个元婴是吧?你们谁先?”

    亚当斯笑道:“我来我来!”

    他当即盘膝坐好,根据早已烂熟的炼化之法,将一份元婴摄入眉心。

    墨穷的心神紧随而入,帮他梳理境界,抛除杂质。

    如此,等于两人合力炼化一个,其中一个还是开挂带飞的那种,效率比墨穷独自炼化时高多了,不一会儿亚当斯就当着他们的面成就元婴期。

    炼化导致的损伤,都有亚当斯承受了,所以他进屋睡觉去了,墨穷倒是还能继续帮其他弟兄炼化。

    一个黑脸修士看着自己的元婴被炼化,在一旁哭天喊地,嚎啕不已,可是波黑死死按着他,却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元婴与别人融合。

    永绝仙途!这就是永绝仙途,他此刻就算师尊来救他,他也再也不能修仙了。没有灵魂,他不过是行尸走肉。

    “啊啊啊!魔头啊!你们是魔头啊!”

    他在那哀嚎,其他人也是兔死狐悲,心生悲戚。

    人为刀俎我为鱼肉,他们又能如何?没想到这群魔头竟然可以如此轻易的吞噬道果,那他们的元婴哪还有的好?定然全给炼化了!

    中年修士悲戚道:“早知道我就不来了!”

    他是个宅男,这次出任务纯粹是师兄弟们说了太多闲话,才无奈应了。早知道打死他也不来,也不会落到这个下场。

    苟爷见他哭泣,吐了个烟圈道:“你哭什么哭?又没吊销你的修仙资格,等我们解决这三个,就把你的元婴还给你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!”中年修士骇然,元婴真的会还他?

    之前听什么归还元婴,只当是个笑话,明明这些人能拿道果修炼,他们又得罪了这伙人,这伙人又怎么可能再还元婴给他?

    这样的话,简直是骗小孩子的。

    就连宫商羽都说道:“我愿赌服输,没什么好说的,但你们也不用诓骗我,你们四个元神境,会只炼三个元婴吗?”

&n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