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“对付别人不行,对付这种吃里扒外的贪官污吏咱哥们有七十二般武艺。”二狗牛皮又吹上了。

    “真的呀?”于慧娟一脸崇拜。

    “骗你干嘛呀,不过,得给我几天时间了解一下,像这种人,屁股一般不会干净。”二狗拍着胸脯说。

    “不用你去找,我手里有资料,只要你能陪我去,保护一下我就行,怎么样?”于慧娟想起了那几个小混混遇到二狗就跑得没影了的事情来。

    “好是好,可你得有所表示呀,不能让我成杨白劳。”二狗说。

    “可是我没钱呀,我一次工资都还没领过,是啃老族。”于慧娟不好意思地说。

    “哎呀,谈钱就俗了,表示感谢非得要用钱吗?”二狗嘿嘿笑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想要什么感谢?”于慧娟歪着头不解地问。

    “比如……亲一亲呀,抱一抱呀,都可以。”二狗一本正经地说。

    “哼,你和刚才那些小混混有什么区别?”于慧娟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二狗心想,我本来和他们一样的好不好,但嘴上并没有说出来,为了表示自己和那些人不同,一咬牙,说,“行,我就无私奉献一回。说吧,去哪?”

    “我们去找一个叫潘锦烙的人。”于慧娟说。

    “潘锦烙?这个人我认识,真是太巧了。”二狗说。

    “是吗?那真是太好了。这个人被李枝伟莫名其妙关了半年多,只要你能让他出面去揭发,李枝伟一定会被审查,那我的仇也算报了。”于慧娟抑制不住兴奋。

    “你和关岭派出所的李所长有什么仇呀?”二狗好奇地问。

    “没……没什么仇,我只是通过采访,觉得这个人不是好东西,就想为民除害而已。”于慧娟有些心慌地摇手。

    二狗看到于慧娟不愿意说,也就不强求。开车带着她七转八转了一会,然后来到一座二层楼房前停下,拍着门大声喊道,“老潘,老潘,老潘……”

    不一会儿后,一个迷迷糊糊的声音响起,“谁呀?”

    “我靠!大白天的居然睡觉?早死三年睡几多?”二狗骂道。

    “吱呀”一声,门开了,一个三十出头的大汉光着上身伸出头来,看到是二狗,急忙谦恭地说,“二哥,哪阵风把您吹来了?”

    二狗也就二十二三岁,那个大汉比他大了将近一轮,却尊称为‘二哥’,这让于慧娟看得目瞪口呆,以为两人在说双簧呢。

    二狗也不说话,直接就挤进门去,可是,在大厅的沙发上,却看到一个女人在手忙脚乱地穿衣服。二狗就咧嘴笑道,“老潘狗日的,原来你在祸害良家妇女,怪不得不肯开门呢。”

    于慧娟走进去的时候,也看到了这一幕,有些尴尬,进也不是,退也不是。最主要是,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男性荷尔蒙的味道,让人脸红心跳。

    二狗也不以为意,直接一屁股坐在沙发上,对那个脸色通红的女人说,“办完事了,你先走吧,我要和老潘说点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二哥让你走,你还不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