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美眸之中流转着的,满是伤情和决绝。

    “你没死,这可能就是上天对我最大的恩赐了。”赵仙兰看了一眼陈恬,又看了一眼眼前满目杀机的李世民,欣慰地苦笑道:“陈恬,你根本不知道,如果你死了,我活不下去。”

    陈恬瞬间只觉心中一股暖流涌出,原来,这个女人一直对自己一往情深,甚至不惜为了自己而付出性命。

    “好一个郎情妾意,我今天就先杀了你这个贱人,再杀了陈贼!”李世民眼中杀机大作,手中铁枪猛然挺起,朝赵仙兰刺去。

    “李世民!你今日若是敢动她一根毫毛!我要你死无葬身之地!”朝李世民疯狂地咆哮着。

    那一抹寒光,就这么缓缓的穿过血雾,枪锋里赵仙兰的心房,只余下两步之遥。

    赵仙兰已经双目避上,准备接受一死,只要能为陈恬而死,她也算心安理得了。

    “杀我的女人......”

    “我!要!你!死!”

    下一秒钟,李世民宛如看到了世界上最不可思议的事情,陈恬竟然举起流光冥火枪飞扑而来。

    一声凛烈如刃的低啸,陈恬一个旱地拔葱,纵身而起跃上半空中,那一柄锐利无比的长枪,挟着天崩地裂之势,朝着李世民当头轰去。

    那前一秒种还体弱不堪的陈恬,坐在地上奄奄一息的陈恬,竟然突然暴起,挺起流光冥火枪,后发而先至地朝着他就刺了过来。

    这气势,这力量,还有这度,俨然已变了一个人。

    “这陈贼,怎么会……”

    李世民震惊之时已来不及,陈恬从天而落,流光冥火枪携着赤色的长虹,已疾刺而至。

    他不及多想,若是自己不挡,自己就会死在陈恬枪下,浴室李世民急是收枪,回手相挡。

    吭!

    两柄长枪瞬间相撞,漫空火星飞溅,震耳欲聋的金属撞击之时,响彻天空。

    撞击瞬间,李世民只觉无穷无尽的大力,如决堤的天河之水般,至上而下,疯狂汹涌的冲击而来,无情的灌入他的身体,冲击着他的脏腑。

    顷刻间,李世民臂上肌肉青筋被挤压到咔咔作响,几乎就要撑爆一般,而他的胸中气血,更被搅动到翻滚如潮,竟有一种将要吐血的冲动。

    “这陈贼的力道,怎会突然间强到这种地步,怎么可能,他明明不是已经快死了吗......”李世民心中大骇无比,先前对陈恬的蔑视,瞬间荡然无存,只余下了无尽的震怖。

    强吸几口气,李世民极力平伏下气血,用出了浑身的劲力,想要把陈恬的枪身给推开。

    他却惊愕的现,那柄流光冥火枪浑身萦绕着一股令人窒息的杀气,如滔天大浪一般狂涌而来,心神被这股力量锁震慑住,任凭他李世民用尽全力,都无法撼动半分。

    甚至,陈恬枪上的力道,还在源源不断的增加,继续狂压而下。

    李世民感到自己的手臂都快要碎掉了,却还在被寸寸的压将而下,他的身体也越来越低,膝盖无法克制的也屈了下去。

    堂堂李二公子,竟然被一个已经奄奄一息的半死之人,一枪之间压到膝盖要着地,李世民心中是羞愤万分。

    没有感觉到刺痛,反而听到了李世民的苦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