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杀气骤起,光刃环扫。

    整个战场都被李存孝和李元霸二人的强大气场所包裹在其中,无得脱逃。

    而此时,李存孝凭借着视线上的优势,已经慢慢将李元霸打得左右招架,渐渐占了上风。

    这是李元霸生平第一次,也是所有人第一次看见李元霸居然落在了下风。

    天下无敌的李元霸,现在已经落入了下风!

    “不可能,我绝不会输给任何人,我一定要杀了你!啊啊啊!!!”

    只觉受到了空前的耻辱和嘲笑李元霸满脸青筋暴起,自傲的尊严,如受了前所未有的羞辱,不由勃然大怒。

    愤怒的李元霸,仗着血目,披头散发歇厮底里地大叫。

    “李元霸,你的传说,到此为止了,今日你必死无疑!”李存孝冷哼一声,纵马舞槊,再度杀出。

    李元霸已是气到鼻孔直喷粗气,暴喝一声,听着疾驰的马蹄,仗着那两柄金锤,直取李存孝而來。

    金色的一对大锤,挟裹着空前猛烈的巨力,撕裂尘阻隔,直奔李存孝面门而去。

    金锤划破空气,竟是发出“哧哧”的声响,锤面未至,强如海潮般的劲气,便已先压而來。

    后发的李元霸,竟在瞬息之间,夺取了先手。

    李存孝惊觉这一锤李元霸竟是抱着两败俱伤之心而来的,金槊在半道,不及多想,急是举槊格挡。

    锵。

    数百斤的一对金锤撞至,天崩地裂的力道,将李存孝手中的禹王槊压弯,就连他的那双虎臂,也屈下三分些许。

    这一次,李元霸爆发了。

    李存孝是吃了一惊,却不想已经是强弩之末的李元霸力道突然变强,在接招的瞬间,几乎将他压得气息为之一滞。

    力压之下,李存孝双臂举屈,竟有扛不住的迹象。

    眼珠子都快要憋炸的李存孝,仿佛生平头一次被逼到这种地步,目光中惊是惊愤,李元霸的强大压迫,令他愤恼之极。

    “啊啊啊啊!”

    恼羞成怒之下,李存孝一双臂膀青筋爆涨,低啸声中,倾尽全力奋然上扛,才将李元霸的重锤给荡了开來。

    金锤荡开瞬间,李存孝大吼一声,另一只手的毕燕挝如雷电一般,瞬间反击而出。

    李元霸的爆发,彻底的激怒了李存孝,激起了他的斗志,激起了他的怒火,重重叠叠的刃锋,荡出漫天的铁幕,轰向李元霸。

    面对着李存孝疯狂的攻击,李元霸丧失了视觉上的优势,只能左支右绌的抵挡,瞬间又沦为了下风。

    枪影重重,如怒涛汹涌而出,李存孝是越战越勇,越战勇凌烈。

    百招已过。

    竭尽全力的李存孝和李元霸,已至神无外物的境地,心中只有交手的敌人。

    枪锋四射,锋刃乱斩,方圆数丈之间,尽被如刀的刃气所笼罩,形如一个巨大的绞肉机一般,把地面扫刮到沟壕丛生。

    四把兵器纠缠在一起,但见光影而不见人身,这两员武力值达到答当世巅峰的最强者交锋,激烈程度,已是达到令赵云这样的武者,都叹为观止的程度。

    三百招已过。

    依旧胜负未分,李元霸虽然沦为下风,但却还没有流露败相。

    李存孝的衣甲已然为汗水浸透,而李元霸的脸上,同样已满头大汗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再看另一边。

    “陈恬,拿命来吧!”

    于乱军之中,唐军大将李寿,锁定了正在不停追杀李世民的陈恬所在,咆哮大叫,杀破乱军,直奔陈恬所在。

    刀锋所过,十余骑陈军皆被他斩碎,李寿就如一只发狂的野兽,疯狂的杀近了陈恬跟前,此时他还没有意识到陈恬的不同,反而他觉得立不世之功的机会就在眼前。

    陈恬那冷绝,饱斥杀气的鹰目,也瞟到了李寿。

    他的眼中,却无一丝波澜,仿佛在他眼中,李寿只不过是土鸡瓦狗的存在,根本不值得他为之哪怕一丝的动容。

    “李寿么,历史上所谓的大将?真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